我们为什幺不能做自己(一):「做自己」的人特别容易被讨厌,但

接下来,我们要连载一系列的「做自己」专题,好好来探讨一下「做自己」这件事。以下内容都是由我的日记与笔记的内容整理而成,有很多事情我自己也想不明白,但相信各位诚恳的回应,能帮助让我想通更多事情。

这个社会其实是不允许人「做自己」的

曾经,「做自己」这个词被无限上纲,随便一个路人都可以说他要做自己,每个明星都在鼓励人们做自己;演变到后来,没礼貌也是做自己,白目也是做自己,无耻也是做自己,愚蠢也是做自己——「做自己」变成一个最俗滥的口号,毫无价值可言。

「做自己」也时常变成「理直气壮」忽略别人感受的伪装,彷彿有勇气得罪别人,本身就是个值得骄傲的事,让别人觉得好棒棒。偏偏这样子的人才是最在乎别人、最迷失自己的人——他只是在「表演」一个做自己的人而已,并不是真的在「做自己」。

说到底,「做自己」到底是什幺意思呢?从某一个面向来说,让自己过得自在、安适,不需要为了满足别人的期待,逼自己做不喜欢做的事,就是「做自己」。

比如说,你不必去穿一双鞋子,别人都觉得好看,但却不合你的脚。

比如说,这个社会希望每个女孩都穿裙子,打扮得漂漂亮亮的,行为举止要表现得温柔娴雅;而「做自己」就是要你不必去迎合这些价值观,你可以选择穿你自己喜欢的衣服,用你觉得舒服、自在的方式去跟别人互动。在不侵犯别人的前提下,你可以选择自己要成为什幺样的人,过自己想过的日子,没有人能够用他的价值观去绑架你。

其实就这幺简单,看起来这幺理所当然,但为什幺做起来却这幺难?

「做自己」的人就是特别容易被讨厌。但是,为什幺?

从前,我以为「讨厌异己」是人的天性,「异己」使人感到陌生、没有安全感,所以看到「异己」就会想排挤他;但现在,我体会到了更深层的原因。其实人们并不讨厌「差异」,人们讨厌的是自己的价值观被挑战,怕自己的信仰被推翻,因为这会让他们看起来特别蠢。

我们长期生活在这个社会中,被这个社会逼着去做许多事情,比如男生就是要阳刚,女生就是要温柔,年纪到了就要结婚生子⋯⋯很多时候我们并不想这幺做,只是身边的人都这样做,而且父母师长也逼你这样做,所以才不得不做。承认吧!每个人在社会化的过程中都牺牲了很多,出卖了自己的灵魂,付出了巨大的努力,不断地压抑自己,只是为了满足社会的期待,成为一个「正常人」。

举个例子来说:就我所知,每个男孩在成长的过程中,都必须残忍地揉碎自己敏感、多情、纤细的灵魂,成为一个被世俗认为「坚毅」、「刚强」的形象。为了成为真正的男人,男孩必须付出牺牲灵魂的代价,成长的过程充满了痛苦与辛酸。(参考《该隐的封印:揭开男孩世界的残忍文化》一书之分析)

假如今天有一个娘砲出现在他们面前,过得非常自在、快乐,肯定会让男人们非常不舒服——妈的,我牺牲了这幺多,付出了这幺多努力,但为什幺你却不用?你什幺都没做就算了,而且还过得这幺快乐,那为什幺我要牺牲这幺多啊?付出这幺多努力的我,岂不是像个白癡一样?

在一个快乐的娘砲面前,男人们觉得自己就像个白癡一样,过去的牺牲变得毫无意义。

在一个快乐的胖子面前,女人们也会觉得,努力减肥瘦身的自己就像个白癡一样;所以她们会说这个胖子怎幺这幺胖了还一直吃,简直不知羞耻。

在一个快乐的单身贵族面前,男男女女们会觉得,被婚姻观念绑架的自己就像个白癡一样;所以整个社会都要胁迫单身的人结婚,说单身的人是可怜的鲁蛇,不结婚就会孤独终老,一个人的生命是残缺不全的,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然后社会就孕育出了护家萌这样的一群人:他们这幺辛苦逼迫自己符合社会的期待,逼迫自己成为「真正的」男人与女人,还逼迫自己一定要结婚生子——为了符合社会的期待,他们牺牲了这幺多!但同志们竟然可以完全不照这个规则走?——那就算了,竟然还想享有结婚的权利,跟我们都一样,那我们的牺牲到底还有什幺意义?这幺遵守社会规则的我们,岂不都成了白癡?

当个快乐的娘砲错了吗QQ当个快乐的胖子错了吗QQ当个快乐的单身贵族错了吗QQ同志们想要结婚错了吗QQ

确实错了。因为「做自己」的人光是存在,过得自信又快乐,就足以戳破社会价值观的幻象,让别人觉得不舒服。

所以才会有人说,你们只要低调一点,跑去暗处躲起来,想做什幺事没人会管你;但如果你太高调,走上街头争取自己的权益,那我们就要拚死来反对你了。因为你们侵犯了我们的权益。

还记得吗?我们前面说过,「做自己」应该以「不侵犯别人」为前提;但现在我们发现,其实「做自己」的人什幺也不用做,只要在众人面前晃来晃去,争取自主的权利,别人就会觉得被侵犯了。

但这是不是搞错了什幺?——其实别人没有侵犯你,而是你自己没有包容心。

我们为什幺不能做自己(一):「做自己」的人特别容易被讨厌,但

为什幺一个人会缺乏包容心?因为他从来没有勇气「做自己」,从来不曾为自己而活,所以他实在不能容忍其他「做自己」的人。

社会可以允许「差异」。你可以跟别人不一样,但你不能过得太自在、太快乐;你必须时时为自己不能融入主流社会而忏悔,最好过得痛苦又煎熬,这样才能显得一般人的努力与牺牲是多幺有价值。

这个社会不能允许太多「做自己」的人。如果每个人都能够「做自己」,既有的社会秩序确实会崩解,价值观也失去约束力。那些吶喊着同志婚姻一旦通过就会天下大乱的人,他们的担心有其道理;假如同志真的能和异性恋享有同样的权利地位,那异性恋霸权确实就难以再立于不败之地了。

既有的社会秩序确实会崩解,但不要害怕,我们可以迎来一个更自由、更多元、更包容、更健全的社会。

不需要再有人牺牲,不需要再有人压抑灵魂,不需要再有人逼迫自己穿不合脚的鞋。每个人都可以如其所是的,成为他自己。

也许这个理想很遥远,在我们的有生之年根本无法企及,但仍然值得为此努力。

我们下一篇来探讨「做自己」的两难困境。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