挺稀土狂徒闹事‧殴请愿者抢相机

挺稀土狂徒闹事‧殴请愿者抢相机(彭亨‧关丹31日讯)来自国际原子能机构的专家一连两日会见各团体组织,一批挺稀土厂的粗暴份子也一连两天滋事,不但辱骂和驱赶反稀土厂的和平请愿者,甚至在警员面前动手打人及企图强抢女记者的相机,行径嚣张。週二上午10时15分,回教党米昔拉区州议员赛莫哈末步出酒店召开记者会时,一群自称支持国际原子能机构的滋事者闯入会场,大声辱骂赛莫哈末及阻止他们进行记者会。包围车子敲裂大镜在场的州议员及两名陪同进入呈交意见书给专家的人士,在警方护送下离开,但这群滋事者不罢休,竟在警员面前包围州议员一行人,州议员的支持者阿达更被其中几名滋事者“箍颈”及踢屁股。阿达也是来自巴洛的睦邻计划主席,他在受访时指出,虽然只是短短不到5分钟的路程,加上有警方保护,但是他却一直遭人踢打,感到非常不安及害怕。“我在上车时,这些滋事者还把我的车包围着,并一直敲打大镜,导致出现裂痕。”两名女记者在滋事者闹事时,遭拉扯相机,并指不准记者拍他们的照片。遇袭的记者是《南洋商报》关丹办事处新闻主任李晓婷及女记者。滋事者大声喝令李晓婷删除照片,否则就把相机打坏,本报记者挺身而出,上前阻挡对方,才没有发生不愉快事件。另一批滋事者也企图强夺另外一名南洋商报女记者的相机,幸好有旁人及时阻止。这批滋事者一直逗留在停车场,只要看到有人身穿反稀土恤衣或汽车绑着反稀土彩带,立刻上前包围,以致大批警员必须一再驱散他们。妇孺不退缩续举大字报“拯救大马委员会”于週二早上8时在关丹直落尖不辣海滩展开第三轮的和平请愿及和平集会,一群自称支持国际原子能机构的男子抵达现场,二话不说就开口辱骂及驱赶在场的人士,所幸现场有大批警员,才没有发生肢体冲突。滋事者图越过防线展开和平请愿的拯救大马委员会支持者,以乐龄妇女和小孩为多,不因有人滋事而退缩,继续站在该处持着手上的大字报。警方为了不让双方引发冲突,将“拯救大马委员会”的200名请愿者与滋事者以“楚河汉界”方式隔开。但是,滋事者不肯罢休,在警员面前企图越过防线。警方随即加强警力,关丹警区主任嘉斯玛尼现身现场,才控制场面。拯救大马委员会主席陈文德指出,文明社会不应该出现不明的举动,这些滋事者指他们在羞辱彭亨州,其实真正羞辱彭亨州的人是谁,大家心知肚明。“这群所谓支持国际原子能机构的滋事者,在警方众目睽睽下作出流氓和粗暴举动,我为了整个团体委员的人身安全,放弃原订于週二下午3时前往凯悦酒店呈交意见书给专家。”他说,如果大马任由这些流氓政治文化继续下去,大马不会有新希望。徐祥强遭殴打报警週一参与反稀土和平请愿时遭人动粗的马华英迪拉马哥打区团团长徐祥强,週二前往关丹警局报案,促请警方对付在酒店外发生冲突事件中殴打他的一名男子及成员。徐祥强报案后指出,他被踢一脚虽然不至于受伤,但仍然必须报警,以示这是法治的社会。被促脱下马华制服“不需要等到受重伤和入院,警方才可以採取行动;如果警方忽视一宗小案,试问人民的性命由谁来保障?”他出示报案纸说,他週一在现场与一群巫统党员的其中两人谈论稀土课题时,因意见不同而争论。“当时对方质问我为何穿着马华的制服出现在现场,我回答那是因为每个受邀的党团和代表有权穿制服,但对方语带不友善地命令我脱下制服。”他与对方争吵,突然出现大约10名自称为支持国际原子能机构的人士从酒店门口走过来,然后开始发生肢体冲突,并动脚踢他。“我认得踢我一脚的男子当时身穿浅蓝色长袖衣,希望警方儘快採取行动,对付有关组织。”BADAR主席报案促对付滋事者巴洛反稀土组织(BADAR)主席阿达下午向关丹警方报案,要求警方对付向他动粗的滋事者。阿达遭一批自称是国际原子能机构支持者的人士包围和动粗,其汽车的车镜也遭滋事者敲裂。另外,都赖州议员锺绍安表示会向贸工部投诉这起事件,因为当他以州议员身份準备进入会场与专家会面时,同一批人也在场企图阻止他。马华:各单位应配合代表马华士满慕区及德伦敦区的两名州议员拿督彭子明及陈汉祥会见专家后指出,马华今次总共提出14项意见书给专家,主要是提出人民的忧虑和心声,让专家了解关丹居民所担心的问题。彭子明指出,意见书内有提及稀土废料的处理方式、稀土厂的操作和对人体的健康及环境所造成的污染及提出居民的心声。“政府今次听取人民的声音,特别安排9名专家前来关丹进行评估工作,希望各单位或组织合作。律师:应重新收集资料彭亨州律师公会主席韩启竝要求贸工部再次进行稀土厂环境评估与辐射影响评估报告(RIA),因为之前的报告所引用的资料全部是由莱纳公司提供,他们要求当局委任独立的一方重新收集资料并拟定一份详细报告。他也质疑报告书没有谈到废料的处理方式。火箭:须栽培辐射人才行动党都赖区州议员锺绍安表示,半句钟的对话除了传达人民对稀土及毒蛇的忧虑,也反映大马必须全面栽培辐射人才,否则没有足够及有经验的高科技人员,应付辐射祸害及危机。‧2011.05.31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