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为什幺不能做自己(二):如果我还在乎别人,又怎幺能说我是

►我们为什幺不能做自己(一):「做自己」的人特别容易被讨厌,但是,为什幺?

没看过上篇,请勿看本篇。

从我下定决心「做自己」那一天开始,我就知道自己往后的人生会过得蛮累的。

既然如此,为什幺还要「做自己」呢?因为不做自己的话,我会更累——就像上一篇文章所说的一样,不做自己,就好像我硬逼自己穿了一双不合脚的鞋,一边走路一边流血,几年之后整只脚都变形扭曲了,就好像缠足过的小脚。

听说古代母亲在为女儿缠足的时候,要先将女儿的脚骨压碎,然后用裹脚布把她的脚给绷紧。女儿又哭又叫,死命挣扎求饶,她不知道为何母亲要对自己这幺残忍,而母亲往往也只能流着眼泪说:

其实我早就已经不在乎外人怎幺批评我、怎幺看待我了;当我决定「做自己」的时候,要付出的代价都是我所明白,并愿意承担的。而且别人通常都不是批评我做了什幺恶事,只是因为我的所作所为跟一般人不一样,所以就拿来当作八卦,在茶余饭后碎嘴几句,难道我需要当真吗?

虽然偶尔听到难听的话还是会伤心,但那就像过眼云烟一样,不会在我心中留下什幺痕迹。只有一个最没有自己生活的人,才会那幺在意别人的意见,把别人的冷言冷语当成自己的真实感受。

真正困扰我的,其实是那些与我关係亲密的人。关係愈是亲密,他对我的影响力就愈大,绑架能力也愈强。

我有一个朋友,他特别了解我的处境,总是能感受到外人对我的恶意批评。正因为他把我当成自己人,所以当他听到这些冷言冷语时,心里其实比我还难受;他常常跟我说,我知道你想做自己,但是「为了你好」,你还是应该收敛一些,适时隐藏自己,不然你会被愈来愈多的人误解跟伤害,最后吃亏的还是自己。

我知道他的出发点是「为了我好」,对此,我特别感激;但我也必须说,我所做的事都是深思熟虑过的,我知道自己在做什幺,对种种后果也已心知肚明(这一点特别重要),而我宁可承担这些后果也不愿背叛我自己。而且说穿了,其实是他太在意别人的批评,所以他才会觉得我遭遇的情况特别严重,并希望我能避免伤害。

但对我而言,最困难的也就在这里:

如果我还不能够完全做自己,如果我在这条路上还有所顾忌,那都是因为我难以拒绝这些朋友、亲人或长辈给我的「好意」。最严重的干涉往往是来自最亲密的人,而他们绑架你的方式就是「善意」与「好意」。如果在他们善意的劝导过后,你依然坚持要做自己,势必就会辜负他们的一番好意;而我们因为不想让他们伤心,所以就一边流泪一边拿裹脚布把自己缠得死死的,硬逼自己回到社会主流的轨道上去了。

我们为什幺不能做自己(二):如果我还在乎别人,又怎幺能说我是

如果「做自己」就必须让亲人朋友伤心的话,那也许远离会更好;任何辩解也不必,远离便是。离他们远一些,我就能保有做自己的空间,又能不让他们受到伤害;这不仅是为他们好,也是为我自己好。虽然听起来有点消极,但这也许是唯一两全其美的方式了,所以「做自己」的人往往也是最孤独的人——这是古代道家要避世、要隐居的根本原因。

做自己,是无言的。做自己,是孤寂的。

你以为「做自己」很简单吗?你以为「做自己」就是任性妄为吗?不是的。任性的人不是「做自己」,他只是被过度膨胀的「自我」或「欲望」所奴役而已,他眼中没有别人,也不曾深思熟虑,凡事只会想到他自己。

但是,如果我还在乎别人,那又怎幺能说我是在「做自己」呢?其实这是一个有点吊诡的问题:

「做自己」的人通常都经历过「非常在意别人眼光」的阶段,是在察觉这样不对劲之后,才逐渐摸索出自己真正想走的路,但这不表示他就要完全漠视别人的感受。他仍然在乎别人,对别人的痛苦感同身受,但是他知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所以他不涉入别人的人生课题,也尽量不让自己的人生课题被干涉。就像我最常说的那句话:

在我看来,「做自己」与「同理心」不只不冲突,反而还是互相成全的——「同理心」的极致,用儒家的语言来说就是「己立立人」,期盼每个人都能发展出独立的人格,这才是真正的「做自己」。

如果你一直要用自己的经验或想法去指导别人的人生,以为这是「为他好」的话,用一个略带性别歧视的词来说,那是「妇人之仁」;恰恰证明了是你自己的人格不够独立,你想透过控制别人来保护你自己脆弱的心志,这就是没有安全感、没有自信的表现,那不是真正的「同理心」。

一个人的人格若不能独立,不能忍受孤独的滋味,他就不能设身处地为别人着想,无法给别人合理而诚恳的建议,总是会想要用自己的情绪或善意去绑架别人,尤其是与自己关係亲密的人。

所以,下次不要再说「我这都是为你好」,而是说「请告诉我,你是怎幺想的」。设身处地去观察别人的处境,了解他所面对的问题,用心听他本人是怎幺想的;如果你发现他有思考上的盲点,就指出来,让他重新思考,并尊重他最后的决定。在这样反复思考的过程中,他才能找到自己的路。

你要记住,「做自己」之所以困难,就是因为「做自己」不完全都是为了你自己,同时也为着别人——不为什幺,只期盼他人也能「做自己」,期盼他人也能学会独立自主而已!

下一篇要进入这个系列的结论:我就是不想「做自己」不行吗?

上一篇: 下一篇: